束林柯

我吃的都是冷cp没错了

双向思念

双向思念【文林】

      林很早就知道文,早在他当兵之前,但是当时林与文不相熟,也是,当时文年纪还很小。
      后来林去当兵了,一年也难得回来一次,他倒是认识了文,印象中,文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孩子。
      林是喜欢文的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。
      所以他去仪仗队了,听说仪仗队是很难回家的,但是没用,时间没有冲洗掉他的记忆,反倒是让记忆中那一个人显得越来越清晰。
      后来林被安排去当军训教官,他可以拒绝,他想拒绝,但是他没有理由拒绝,林怕见到文,就算文离要军训的时候还有很远。
      “岁月飞逝,终在同一个城市。”
      或许可以称之为缘分,但也就能算是孽缘罢了,应该,不相见。
      命运总是爱捉弄人,林是文读的学校的主教官,文是他们学校的营长。不能见,不应见,造化弄人,依旧相见。
      林站在高处往下看,他听说文在八班,六十九连,寻找了,却没找到,本不应该有的一丝期待落了空,心中无名火起,训话顿时变得凶了。
      后来又一次集合,林人群中看见了文,林眯了眯眼睛,连说话方式都欢快了许多。
      “看台上下,目光凝滞。
      在意的人,一如想像的样子。
      多希望时间就此停止。”
      天气太热,训练时间是不应该少的,至少别的学校都在训练,林想来想去,终究让午休时间延长到了三四个小时。
      又一次集合,林看着台下各色人影,找到了文,顿了顿,问他:休息得爽不爽。
      回答他的是所有学生的呐喊,他却从中听到了文的声音。
      集合结束,他走下台,耳朵注意着八班里聊的话题,想要找到有关文的事情,却是听见了“文林”二字,林听了半天墙角,确定那个“林”是在说自己。
      “宁愿无知,结局坏不过消失。”
      林是很怕文知道他喜欢他的,他宁愿他永远不知道,林慢慢带着自己的班,走开了,心思藏在心底,不为人所知。
      又一次集合,那是军训晚会前的集合,他没有看见文,顿时觉得学生一个个都如此令人厌恶,他发火了,军训里的第二次。
      林知道自己无药可救了,他默默告诉自己,明天是最后一天,以后不会再见到了,所以不必担心。
      但是心中的不舍难以释怀。
      第二天马上就过去了,时间太快。这样也好,林想着,目送文离开了。
      就像,两个人的故事,不会有一个开始。


      文很早就知道林,但不相熟,后来林去当了兵,反倒是认识了,记忆里,林是一个蛮正经的人。
      文还是蛮喜欢林的,年纪还小,他不知道这个喜欢和他喜欢别的东西并不一样。
      直到文听说林去了仪仗队,心里空落落的,他才算是知道,这个喜欢,到底算是什么东西。
      “多少次默念他的名字,弥漫泛滥的心思。
      梦已至此,可惜太迟。”
      学业是重的,却把记忆中本来应该忘记的一个人的模样刻画得栩栩如生。
      直到了文看到了军训的通知单,他看见林是主教官,说不惊喜是假的。
      一开始的集合,作为营长,他有别的任务,回来的时候,听说林很凶,文不禁扬起了嘴角,这么多年,他还是没有变。
      等到文和同学一起去集合的时候,文隐隐约约看见了林,总觉得林在看自己,说不定呢,他的故事,也有他的位置。
      但是时光飞逝,看来看去,他猜不出他的心事。
      几天很快就结束了,他没有找他,到了最后,文觉得,他以前以为的,只是他以为。
      “为何我喜欢的你,每次见到我躲闪不及,是我自作多情配不上你,一言一行。”
      第六天上午,文看见了林,站在高处,拿着要穿的正装外套,不禁说:“主教官穿这个一定会很漂亮。”
      阅兵式的时候,文看着林穿着那一套,果然,他穿着这个这么好看。
      他穿什么都好看。
      就像我喜欢你,但也只是到此为止,仅此而已,不会拉进我们一点点的距离。
      车来了,拉着文和他的那么多的同学走了。文坐在车上,闭上眼睛,他没有心情聊天。
      因为他知道,这次相别,便是再也不见。




束林柯

车!!!【天醒之路】冷暖自知〈三`上〉〔孙霍〕

刚刚被吞了
明明连手指都没有进去
为什么呢

走评论吧
我怕了
再被吞
我就更怕了

偷偷说一句
我卡肉了

哈哈哈哈超级高兴

先占tag致歉

问一句
你们真的想看肉吗
我拉灯真的不可以吗

【天醒之路】冷暖自知〈三〉〔孙霍〕

天醒之路的背景
孙迎升x霍英
人物属于虫爹,ooc属于我
也不是非常ooc吧大概

下面正文

      等孙迎升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,牙关被轻松撬开,舌尖被轻轻挑逗着。
      看起来,不得不还击了,孙迎升一只手攀上霍英的肩,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  当严歌拿着一包要给霍英的药回五院的时候,入目就是这么一番景象。
      严歌万分尴尬,他沉吟片刻,又沉吟片刻。
      这两个人怎么这么能亲?孙迎升就算了,霍英这拖着个病躯,是怎么亲这么久的?

      终于,面对着院子口的霍英看见了严歌,面露尴尬,轻轻推了推身上的孙迎升。孙迎升以为霍英喘不过气了,笑着放开他,结果一回头,就看见了院子口的严歌。
      ……靠。

      严歌带着十分尴尬的笑容,走过来,对霍英说:“师兄,这个药,我就放在这里了,记得按时喝。”
      “知道了知道了,这儿没你的事儿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孙迎升不耐烦地赶他走。
      严歌会心一笑,他懂,然后他知趣地走了。

      孙迎升一回头,就看见了躺在竹椅上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的霍英。
      “笑啥呢。”孙迎升一屁股坐在另一张竹椅上。
      “笑你。幼不幼稚?”霍英半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  “我幼稚?”孙迎升有些生气
     

      过了一会儿,孙迎升凑到霍英旁边,看着他,万分认真地说,“诶,霍英,你说,咱俩现在是什么关系啊。”
      霍英睁开眼睛,做出思考状,然后认真地回答:“我觉得,可能是还没打上炮的炮友吧。”
      “靠!”孙迎升失望得一下跌回自己的竹椅,“你认真的?”
      “当然了!”霍英点点头,睁大了无辜的眼睛。
      孙迎升看了看霍英,想了想,笑了:“那行,咱俩现在就去履行炮友的职责。”
      霍英一听,不好,连忙说:“不妥不妥,你看我现在病痛缠身的,搞不动啊。”
      “所以也没让你主动啊,你躺着享受就好了。”孙迎升眉眼带笑,上手就去摸,胡乱揉了几把霍英的肚子,霍英连忙打掉了孙迎升的流氓手,轻声说:“那不也是……剧烈运动吗。”声音越来越轻,孙迎升一听,乐了,干脆装作没听见,问他:“你说啥?那不也是啥呀?”
      霍英这下算是红透了脸:“孙迎升!我告诉你!你别白日宣淫!”
      “那……晚一点呐?”孙迎升看着红透了脸的霍英,越看越欢喜,接着就是吧唧一口亲在霍英脸上,“我在问你一遍啊,霍英,咱俩,现在算是,什么关系?”
      “那好吧,你勉强算是我男朋友吧。”霍英摸了摸脸颊上孙迎升刚刚亲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  孙迎升乐得迷了眯眼,问他:“那,我们今天晚上做点睡前运动呗。”
      霍英干脆闭上了眼睛,不看孙迎升:“你悠着点啊,我身体可经不起折腾。”
      “好叻,我会尽量温柔的。”


tbc



束林柯

【天醒之路】冷暖自知〈二`下〉〔孙霍〕

天醒之路的背景
孙迎升x霍英
补昨天的
好像也有ooc

      孙迎升早上醒过来的时候,听见霍英跟别人说着话,听语气好像蛮高兴,不禁觉得有些不舒服,走出房门,那个人转过来,说:“你好,我是严歌。”
      孙迎升点了点头,没有对他说什么,反而是跟霍英说:“我出去拿早饭,顺便帮你带一点。”

      那个人对于孙迎升无礼的举动没有显现出什么反感,也就是笑了笑,手却探向了霍英的手。
      靠!孙迎升整个人都要炸毛了,关键是他看见霍英居然没什么反应,他一边气着,一边走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  孙迎升回来的时候,严歌正好要走,一脸微笑、还冲他点点头的样子差点让孙迎升忍不住一拳揍他脸上。
      一个人怎么能这么令人厌恶?孙迎升拎着食盒,走到院子里,霍英竹椅旁边有一张他自己备的椅子,孙迎升也不别扭,一屁股坐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  “他就是来帮我看病的,你别多想。”霍英打开孙迎升的食盒,一边说着。
      “我怎么多想了?”孙迎升拿了双筷子,已经开始吃了。
      “我觉得你好像不是很待见他。”
      “我觉得他……太假。”

      孙迎升说完这句话,霍英也保持了沉默,结果两个人在吃完饭之前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 吃完饭,孙迎升拿走了食盒走出五院,顿时,院子里又是冷冷清清,霍英来到五院这么多时间,只知道院子里还有一个专门晚上起来的怪人,倒是不指望他来跟他说话,也好,难得清净。

      等孙迎升回到五院,霍英似乎在竹椅上睡着了,周围的魄之力流淌得流畅而缓慢,鬼使神差地,孙迎升悄悄走到竹椅旁,双手撑在扶手上,缓缓弯下腰,近距离观察了霍英的脸。

      这家伙的眼睫毛也太长了,像女孩子一样,孙迎升看了看,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,脸一红,迅速抬起身子来,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  霍英却突然睁开眼睛,迅速扯住了孙迎升的领子,把他拉了下来。






tbc





束林柯

【天醒之路】冷暖自知〈二`上〉〔孙霍〕

天醒之路的背景
这章大概也有ooc
而且有一点短
我明天大概也能写一章

      孙迎升看着竹椅上闭目养神的霍英,终还是没有发火,默默地坐在地上吃着饭,沉默片刻,霍英突然蹦出一句:“霍英。”
      “哈?”孙迎升沉浸在吃饭中,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。
      “我叫霍英。”他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  阳光下,孙迎升的头发泛着金色,眼睛睁得大大的,看着他,愣是让霍英感到有一种莫名的、像是孩子一般的天真。
      半晌,孙迎升才反应过来,霍英就是那个前玉衡峰首徒、得了绝症的那个。
      “抱歉。”孙迎升轻轻说了一句。
      “噗嗤,”霍英被逗笑了,“你道歉什么?”
      “额……因为我刚刚冲你大吼大叫?”
      “哦!”霍英点点头,表情严肃地说,“那你是应该好好和我道歉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孙迎升面无表情。
      “哈哈哈!不逗你了。”霍英实在是忍不住,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,脸上也有了一点血色,不再是苍白。

      还蛮好看的,孙迎升想着,盯着霍英的脸看了一会儿,看得霍英都有些不好意思,他可是玉衡峰首徒啊,上一次被这样认真盯着看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了。
      想着,霍英不由自主摸了摸鼻子,说:“怎么?你吃完饭没事吗?”
      “哦,我去修炼了,什么时候饿了告诉我一声。”孙迎升想起来自己和姐姐的赌约,站起来,伸了个懒腰,要走回自己的房间。
      “之前是谁在吃饭的时候一副嫌弃我的样子的?”霍英躺在竹椅上,歪着头看着孙迎升。
      “诶呀,你是首徒嘛,总得有一些特殊待遇!”孙迎升回头,冲着霍英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  孙迎升已经消失在他的门后,霍英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颊。
      这也太可爱了,霍英觉得有些忍不住,想要吐血。

      孙迎升坐在房里,调整魄之力,半晌,突然想到霍英笑起来的脸,魄之力顿时紊乱起来。
      “靠……”孙迎升拿手遮住了脸,“这还怎么练。”



tbc





束林柯

完了完了,我要爬墙,孙迎升太可爱了!
吃什么孙霍?
吃霍孙啊!!!
太可爱了!
啊啊啊!

【天醒之路】冷暖自知〈一〉〔孙霍〕

天醒之路的背景
孙迎升x霍英
我觉得有ooc

      霍英被诊断出绝症的时候,他看起来没有什么反应,其实内心里已经列出了计划ABC一直到Z,那时候他还是很想活下去的。

      霍英在所有的方案都失败了之后,他放弃了,迁到了北山新院的五院,陈楚帮忙搬了个竹椅过来,放在院子中央,霍英就顺势躺在了上面,陈楚犹豫了一下,问道:“那,大师兄,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霍英躺在竹椅上,连眼睛都懒得睁开:“等死。”

      孙迎升在被孙送招告知要回家族继承家业的时候,他拒绝了,孙送招看起来一点也不惊讶,她说,如果三年之后他可以击败自己,那就可以一直留在北斗修炼。

      孙迎升到五院的时候,太阳还刚刚升起,院子里冷冷清清,只有一个竹椅,孙迎升也不在意,他就是来修炼的,越是冷清越是和他心意,他先是把行李扔到了一个没有人的房间,随后就出去拿饭。

      孙迎升回来的时候,竹椅上已经躺了一个人,如果不是身上有轻微魄之力的流动可以被感知到,这张苍白的脸还真像个死人。

      “喂,没吃饭吧,我这里有点东西,要不要吃点?”孙迎升看了看竹椅上的病人,还是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 霍英闻声睁开眼睛,看见孙迎升还没有洗的脸,油腻腻,还有眼屎。霍英本来就没什么胃口,看见这张脸更是反胃,又闭上了眼,装作没听见。

      “孙迎升,”他随口介绍自己,“诶不是我说老兄,你躺着儿干啥呢?”孙迎升随手打开自己的食盒,一股香气蔓延开来,霍英终还是又饿又气地睁开了眼睛,有些愤恨地说:“等死。”

      孙迎升一怔,还是拿出了一个白馒头,甩给霍英:“喏,等死的老兄,爱吃不吃。”

      “我靠!”霍英就是垂死病中惊坐起,“你食盒里那么多东西,就给我这破玩意儿?”

      孙迎升大笑,拿出食盒里的菜肴,结果闻到一股很大的血腥味儿,他抽抽鼻子:“老兄?你来大姨妈了?这倒是很可以解释你的大脾气和面显菜色。”

      霍英不说话了,躺在竹椅上,孙迎升转过头,看见一线红色从霍英的嘴角流下。孙迎升顿时慌了:“诶老兄啊,别当真啊,我就随口一说,你别气到吐血啊。”霍英叹了一口气,说:“孙迎升,我问你,你
      ……洗脸了没有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 “洗脸去,你现在满脸油,看着糟心,吃不下饭。”
      “淦。”

      孙迎升内心把霍英骂了个百八十遍,还是去洗了把脸,回来的时候,看到霍英把食盒里的肉都吃了。
      “他妈的刚刚谁说吃不下的!”



tbc




束林柯

占tag致歉

明天我要开个坑
是孙迎升x霍英的
中长篇
虐文
会填完的
大概吧